当前位置:云顶娱乐手机官网网址 > 搜狐头条 > 行业规范既是保护演员

行业规范既是保护演员

文章作者:搜狐头条 上传时间:2019-09-23

百亿票房光环的背后
2011年1月4日,美国著名媒体《好莱坞记者报》称赞中国电影2010年度票房过百亿,较前一年增长60%。是的,100亿,值得中国电影骄傲的一个数字!这100亿的票房不是一个奖杯,而是一个里程碑。纵观整个2010年,电影界看起来是形势大好,实则悖论丛生。
1月,《阿凡达》让地球人共同呼吸来自潘多拉星球的空气。豪华的3D技术让中国影迷为之沸腾,13.8亿的票房为这一年的电影事业开了个好头。奇迹般攀升的票房暴露出中国电影院的数量严重不足,各大影院人满为患。很多影迷都能回忆起在去年这个时候在寒风中排队买票的情景,排队数小时却只能买到几天后的票成为影迷心中的痛。目前中国电影屏幕加起来只有5000多块,而去年观影人数达2.5亿,相比美国4万块银屏数目,中国未免差的也太多了。令人不安的不只是这些,排名前六位的院线占据了票房收入的77.7%,大部分影院都处于亏损状态。让人不禁感叹,100亿的表演竟然来自于如此狭小的舞台。
2月,已经拍摄一个多月的电视剧《永不瞑目》忽然换掉原女主角鲍蕾。在业内有句俗话叫“宁可换导演不能换演员”,演员一索赔一个准,并且还耽误了剧组原先的进程。而演员方面也认为打乱了自己的工作安排,使得档期被浪费。最终鲍蕾赢了官司,其实是两败俱伤的结局。此事呈现出中国影视制作流程的混乱。美国的影视制作早已形成工厂式管理,如同生产流水线一般,行业规范立法也十分明确。每个演员在接戏之时要签署一大堆的文件,包括保险,以及工作时间等细则。而中国目前还属于作坊式的管理模式,剧组对演员的管理很难形成硬性的指标和明确的规定,有时通宵拍戏,有时旷工。更不用说一天一结算的临时演员,他们的专业性以及对他们的保障性就更是大打折扣。行业规范既是保护演员,又是保护片方。如果行业内各方面制度规范化,对从业人员的资格进行严格地审查,就不会有《我和春天有个约会》剧组的烧伤事件,也不会有《让子弹飞》的穿帮大集锦,也不会有《赵氏孤儿》对香格里拉的生态破坏。
4月,《杜拉拉升职记》上映,赚的盆盈钵满,与此同时电视剧版、话剧版的“杜拉拉”遍地开花。像《杜拉拉升职记》《神话》《武林外传》等电视剧和电影分享同一剧本的例子近几年屡见不鲜,集中凸显出的问题是中国编剧力量的薄弱,优秀的剧本少之又少。好莱坞当红演员、《越狱》主演米勒在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时说:“在中国,有很多有才华的人,但是目前为止,我还没有找到一部令我心动的剧本。” 《赵氏孤儿》上映后,高璇和另一位参与创作的任宝茹被署名为“前期剧本创作”,“编剧”则是陈凯歌。为此高璇频频发表微博,表达对此署名的不满。中国电影要发展就要改变以往“导演为王”进入“编剧为王”的时代。新影联总裁高军说:“衡量一部电影好坏的标准还是应该看它是否能讲出一个好故事,所以,剧本仍是电影的根基。”
7月,《唐山大地震》赢得了无数眼泪,也饱受植入广告过多的非议。相比《唐山大地震》《非诚勿扰2》的植入广告还比较应景入戏,《西风烈》的导演高群书主动承认植入广告让自己的电影叙事“支离破碎”,植入广告粗暴生硬但是他也“没有办法”。相对于高群书的无奈,冯小刚显得非常坦荡:“我要是单纯想用植入来收钱,我这片子能靠这个收一亿,我们在植入方面做得非常有底线。”其实冯导说的也是事实,大众以及媒体也不必对植入广告抱着一棒子打死的态度。好莱坞的电影《变形金刚》简直就是美国通用的车展,也并没有阻挡影迷对电影的追捧和热爱。现在饱受非议的不仅是电影内的植入广告,还有放映前的贴片广告。有的电影院甚至擅自将贴片广告加至长达20分钟,对此花了钱的影迷大为光火。
12月,最为引人瞩目的贺岁档是电影院吸金的绝佳时机,很多影院放映的电影只有3部,《赵氏孤儿》《让子弹飞》《非诚勿扰2》。这三部电影让我们看到中国三种最卖座的电影类型——古装历史、英雄动作、轻松喜剧;也让我们看到票房集中在几位大导演和几位名演员的手中。葛优这样的男女老少通杀派、刘嘉玲这样的大气强势派都后继无人,所以出现了葛优一人霸占12月贺岁档的局面。今年张艺谋、陈凯歌、冯小刚、姜文这几位大导演在同一年推出大作,也是今年票房高涨的重要因素。著名导演吴思远曾说:“现在大部分影片都在赔钱,目前,能有利润的影片大概在百分之二十左右。”基本上2010年的百亿票房是靠某几个月份来支撑,而某几个月份又是靠某几部电影来支撑,而某几部电影又是靠某几位导演或演员来支撑,这样的局面说明了赢利的电影是“站在贫民窟里的百亿富翁”。
百亿票房,引用姜文在《让子弹飞》里的一句台词“我怎么觉着,才刚开始呢?”

本文由云顶娱乐手机官网网址发布于搜狐头条,转载请注明出处:行业规范既是保护演员

关键词: